EN |  FR |  DE
 

Statement

 

NATHALIE DUJMOVIC
( China )

Drawing; Installation; Mixed Media; Painting


My Blog

NATHALIE DUJMOVIC ART FAIR BRUXELLE 2012  

Posted by NATHALIE DUJMOVIC - Thursday, April 19, 2012 - Comments 0
  

Nathalie Dujmovic ,wikipédia encyclopédie 2011  

Posted by NATHALIE DUJMOVIC - Wednesday, June 01, 2011 -
  

Artexpo New-York 2011 25 - 27 March  

Both Myung Gallery

Artist Nathalie Dujmovic

Posted by NATHALIE DUJMOVIC - Monday, April 04, 2011 - Comments 0
  

A FESTIVE SEASON  

FRENCH FANTASY :IN THE ARTISTIC REALM OF NATHALIE DUJMOVIC

INSTALLATION THE HARBOUR SIDE ,UNION SQUARE SHAM WAN TOWER

 

PRESSE

Posted by NATHALIE DUJMOVIC - Thursday, January 06, 2011 - Comments 0
  

彌敦道 Dujmovic 展览Exhibition 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绘画篇(2010)   

 

展览Exhibition 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绘画篇(2010)
策展人Curator
艺术家Artist 艾轩,彌敦道 Dujmovic,
陈文骥,陈文波,陈可,程丛林,朝戈,丁方,丁乙,方力钧,俸正杰,何多苓,陈丹青,耿建翌,谷文达,靳尚谊,贾蔼力,康海涛,李山,李松松,梁铨,刘小东,刘彦,刘炜,刘韡,龙泉,罗中立,毛旭辉,孟禄丁,没顶公司,潘德海,邱志杰,秦琦,仇晓飞,欧阳春,任戬,尚扬,宋琨,宋永平,舒群,苏新平,孙逊,石冲,谭平,王大同,王华祥,王广义,王光乐,王川,王兴伟,夏小万,谢南星,徐冰,魏光庆,韦嘉,吴笛,许江,熊宇,颜磊,严培明,杨飞云,杨诘苍,杨少斌,叶永青,叶楠,尹朝阳,余友涵,喻红,岳敏君,曾梵志,张晓刚,张恩利,赵半狄,郑国谷,钟鸣,周春芽,朱毅勇
城市City 上海
开幕Opening 2010-4-18 16:00
时间Duration 2010-04-18 至 2010-07-18
地点Venue 民生现代美术馆
组织Organizers
赞助Sponsor
地址Address 上海淮海西路570号F座
联系Contact +86 21 6282 8729
yuxiaoqin7@gmail.com
www.minshengart.org

Posted by NATHALIE DUJMOVIC - Thursday, February 04, 2010 - Comments 0
  

Nathalie Dujmovic 杜曦云:接下来有请艺术家汪建伟发言。   

另一方面,很多新锐艺术家非常努力,而且压力也很大;还有一部分青年人也在非常努力地做艺术,但是好像我们对他们关注得并不够。所以大家是不是应该把这种关注的视角和目光转向这些正在挣扎的艺术家呢?还有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这些人被提名?提名的人首先是这些人?其实有很多好的艺术家、艺术行为和艺术活动我们都没有看到,我们能不能发现这些,可能对于这个奖非常重要。这个奖的一个意义还在于雪中送炭,不仅仅是锦上添花,不仅仅是甄别问题,同时也要发现潜在的能力。在过去一年中和青年艺术家艺术展有关的活动也有很多,可以举几个例子,一个是在时代美术馆举办的“楼上的青年”展,在座的这些评委很多人都参与了这个展览,但显然这个展览没有得到很好的反响,我想这跟评审机制以及评委每个人提名艺术家的目标的不明确有关。它没有一个具体的要求规定一个方向让大家提名,结果虽然很丰富、很多样化,但是还是没有展现出一个具有锐气、锐利的展览,实际上我们想看到有冲击力的东西。此外,成都A4画廊也举办了一系列青年批评家提名作品展,那里面有很多展览方案,我也看到了他们的材料,其中有一个展览,我觉得展示了新艺术家的智慧。其中有一个人就从宜家买了很多家具、水桶、用具等等,之后将它们放在展厅里重新摆放,就像一个装置作品,展完之后,他又把作品重新包装成商品,从商业到艺术的跨界过程,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我们能够在其中看到青年艺术家观察事物的独特性。此时,我们能不能注意到这种现象,还有在过去的一年中突显出来的曾经被忽略的一些艺术家,我想这也是需要做这个奖的一个意义。

杜曦云:接下来有请艺术家汪建伟发言。

汪建伟:去年拿到《艺术时代》这个杂志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想法。就是在一次讨论会上,我们谈到一个关键的词:什么叫做“营造我们的语境”?当代艺术语境跟以前有两个根本性的变化,就是“何为当代艺术?”这已经变成一个很综合的社会知识。但是它还延续着以前我们对艺术史的判断这样一个事实,那是很有局限的。超越艺术史系统,这样的一个语言和批评机制在这个国家是非常需要的。

在去英国之前我注意到达明•赫斯特的作品被很多年轻的艺术家所喜欢。喜欢他的直接性,甚至喜欢他那种暴力的语言。实际上,赫斯特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已经开始尝试用人类学和英国国会学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知识来从事他的艺术实践。这样的一种语言环境实际上对当代艺术是非常重要的。今天杜曦云邀请我到这来,我唯一的想法是把对这个奖当时的感觉谈出来。作为艺术家个人,我自己的工作不是做这样的一个努力。比如说何为当代?还有就是什么样的时间在这样的一个推理下去理解?是我们故意要把一个正确的时间和一个正确的事联系在一起,还是我们要故意地停留在某一个地方,以此来拉开这个距离等等。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讲,我觉得奖在今天已经不是属于奖励和惩罚的一个简单的逻辑,它应该是成为中国当代艺术一个基本的,共同生长和包容的语言环境。而且这个环境尤其需要公正,这个公正不是用来理解的,公正只能在一个知识共享和相互受到制约的情况下,这个公正系统才有可能建立。我个人看来,在今天,当代艺术有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建立起一个系统。

杜曦云:谢谢汪老师发言,下面我们有请另一位艺术家王迈发言。

王迈:我去年得了金棕榈奖,很惭愧。其实我觉得刚才大家都说得特别好。因为,这个奖有一些作品其实是曝光度很高被大家看到了,才可能纳入评选的视野,所以我建议组委会应该设立一个特别奖。就是大概针对于三十岁以下年轻艺术家的。因为现在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有很多展览条件的局限,包括由于他的宣传条件差没有进入评委的视野。如果这些年轻艺术家和很多条件优越的艺术家同时进入大众视野的时候,可以有大量的资料针对于他们的评选。另外,对原来的奖保持一个不变化的方式,这样对年轻艺术家会非常公平。而且这对很多年轻艺术家年轻的艺术生涯也会非常重要。因为有这样一个奖项,由年轻一代的批评家所架构起来的评选方式,非常地贴近今天我们目前这个年龄阶段艺术家的状况。今天的年轻艺术家也都是和这个年龄骑虎相当的,所以我觉得还是很重要的。

杜曦云:我们再有请另一位去年的获奖者孙原发言。

孙原:我想所有与会的人应该都在谈论这个奖的问题。在我看来一个奖项的设立肯定有很多相关的话题,最后发展壮大成为一个可完善的奖项。就像金鸡奖和百花奖一样,到最后有非常多各种各样的奖,以至于最后与会的嘉宾到场都会有奖项。比如说双年展,它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可能从一开始是一个很有趣的目的,到最后变成一个公司的招牌。它有非常完善的评选机制,它的等级很森严,安全性能好,它的推介机构很全面,所以这样的展览,它的水平一定是全世界最高的,提到如何让这个奖能够办出它的特点,能够更全面地反映国内艺术发展的状况。我觉得一个奖的设立首先是一个关于权利——话语权或评价权,即权力机制的建立,当然权力机制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是你在建立这个机制的同时,所有的这些建立者,他们是以什么为目的,如果是以话语权本身为目的,也许最后发展成金鸡奖,如果要是认为这是一个手段,它有更明确的方向,它就不必太全面、太有权威性、太正确,它就需要保持锐利,最好像一把刀子,这样保持争议可能是更好的方式,当然这个保持争议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切入角度始终是有很明确的方向,这样可能会更好一点,如果能够这样一直保持下去的话,也许可能会更加不一样。所有的地方,其当代艺术和文化现象发展起来都是如此,要增加他的权威性,肯定要增加评委的设定。如何能够保持奖的质量,那就靠评委了。如果最后大家选的都是那些没有权威性评委的话,所有奖也都差别不大,上一届金棕榈+金酸霉都是比较年轻的批评家,就这一点来说,至少是不一样,它不是一个官方评选活动,在这一点上,如果它能够保持年轻艺术家应该有的位置可能更重要一些,当然这些只代表我个人的意见。

杜曦云:下面有请蒲鸿发言。

蒲鸿:首先我很荣幸参加这个座谈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金棕榈和金酸莓奖,之前我一直在关注,我的感受就是在今天这个时代,批评家无论怎么批判都应该感谢这个时代,相比八十年代来说我们没有这么好的机遇,这么好的机会,也没有这么多的资金去接受社会各界的支持来推动这个评奖,包括基金会的形成。所以无论怎么批评,我们还是要感谢这个时代,而且这一年也是属于很重要的一年,这是我们接下来十年的第一步,有一些新的东西,我相信金酸莓和金棕榈从2010年开始就是属于这样一个新的东西,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它有一个立场和态度,立场和态度的标准非常重要,评一个艺术家是好的或坏的,这没有标准。比如“片山吃屎”,因为它是一件作品,它具有一定的性质,但是他的作品产生之后我们都是在内部循环系统中批评,我们可以说很好,也可以说它很坏,这个奖最重要的是它具有一个批评性和批判性,而且应该表现出应该有的态度。

第二,“金棕榈+金酸莓”以后的发展方向应该是让它有更好的评委机制而不是变成一个封闭式或者是权威的活动。我们应该让自己的评奖能够更加公正、更加有尊严,而不是变成一个封闭的内循环的金字塔。

杜曦云:下面有请付晓东发言。

付晓东:首先,对于主办方的工作我表示衷心的感谢。事实上,年轻批评家以这样的集体方式来做这样一个奖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现在许多媒体都推出了他们自己的年度评奖活动,比如雅昌艺术网举办的“AAC•艺术中国”,东方视觉举办的“五四榜”以及《艺术财经》推出的“权力榜”等等。但相对于由老一辈批评家甚至美术馆馆长所组成的评奖委员会,这支由年轻批评家自发形成的评审委员会似乎更有意思。

我们每个人都在具体的机构或媒体工作,也参与一些展览策划与评论,实际上我们几乎是战斗在艺术界最前线的人。2011年,有可能会迸发出更多新的可能性或朝气,因为这些青年批评家在很多重要或不重要的展览,以及美术馆、机构、画廊与艺术家工作室中经常会有彼此之间的对话与沟通,我们更多地关注于新鲜的舆论和出现的新问题,哪怕是一些非常不重要的事情,我们也都有可能去触及。所以这些年轻批评家所谈论的东西有可能不是最显著的,但却是最有可能产生最大影响的。此外,我非常认同刚刚孙原讲的话,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做一个“德高望重”的奖,我们最终应该保持它的草根性、民间性,甚至是自发性与野生的状态。它的生存需要它发出一种与所有媒体四平八稳或者宽宏大量的声音所不同的力量来突破整个的系统。同时,我们在座的每个人都非常的个人化,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系统,而且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借这次机会大家可以聚在一起交流、交换意见,可以了解到其他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通过这样一个沟通和贯彻,可以使在座的各位不再感到孤独,大家一起来谈论一些事情,并产生一些想法,我想可能是最大的意义。

杜曦云:下面我们进入自由发言时间,大家可以就刚刚谈到的一些问题进行讨论。

朱小钧:我记得,去年是在一个茶馆里边,大家的讨论特别尖锐。而今天我觉得仪式感又增强了许多。
第一,既有嘉宾签到、媒体签到,还有一个正式的纪录片,我一直在想,这个活动原本是大家共同发起的,是一个动态范围里边的媒体工作,它具有批评的独立性。但如果这么发展下去,它会不会失去一定程度的公正性。因为当仪式感增强时,我们会感觉到放佛有一种虚拟的权利在掌控。

第二,我们刚才已经讲过了,就是我们不能只关注那些曝光度比较高的明星艺术家的作品,去年的时候,大家最根本的想法是对作品,但大家对片山那件作品的争论与炒作,最终显然完全背离了我们一开始的初衷和方向,所以我想今年我们应该要有一个约束机制,就是什么样的作品是值得讨论的,什么样的作品是不值得讨论的,我想组织方应该有这样一个相对的规则。

杜曦云:下面请策展人柳淳风发言。

柳淳风:去年给我的感觉是挺好的,我感觉冲突性很强,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体系,而今天我的感觉跟小钧是一样的,真是仪式感增强了,但这是好事,因为事情都具有两面性,我们应该能够看到这个奖项的光明前途,只是,我们应该注意的是如何才能把大家个人之间的冲突性贯彻下去,因此这对于奖项评选的独立性与公正性十分重要。

肖歌:下面我想有请去年的评委、今年的监审委员王栋栋来发言。

王栋栋:近几年来,大量媒体都会在年末推出各自的榜单,有的甚至起名为“权力榜”,“中国当代艺术金棕榈奖+金酸莓奖”与其他评选活动不同,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有自己公正的、独立的价值评判标准,以及非常强的透明性。我一直非常支持此活动,并且也积极地参与到该活动中。去年我参与此活动时压力非常大,一方面是由于个人水平有限,另一方面评委在评选中是全程暴露在大众面前的,这对评委内部来讲有警醒作用,同时最终评选结果也会对当下中国的当代艺术起到警醒作用。

另外,较之于“2009中国当代艺术金棕榈奖+金酸莓奖”而言,今年的活动在组织方式方面发生了许多变化,活动的工作程序更加有序,在此需要感谢《艺术时代》的工作人员为我们提供的服务。

杜曦云:最后有请卢迎华发言。

卢迎华:我的专业是媒体艺术理论研究,是科学、科技和艺术的结合,所以日常我所关注的也是这块。由于之前我不在北京发展,所以对这里的当代艺术圈也不是十分了解,它给我的感觉是十分混乱,并且缺乏客观、公正的艺术作品价值评判标准。任何艺术实践都需要理论的支持,所以我认为此奖项的设立对年轻艺术家的发展十分有意义。

Posted by NATHALIE DUJMOVIC - Wednesday, March 18, 2009 - Comments 0